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效果图 >

效果图

总算有中间商站出来赚差价了

  清末吏部主事何德刚写的《春明梦录》里曾记载过一个吃煎饼的故事。光绪皇帝有一天问老师翁同龢,您老每天早上吃啥?翁同龢说我吃三个煎饼果子:

  那会儿一两银子等于现在好几百,翁老师一顿早点吃下去一台iPhone手机,光绪不禁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去年4月,重庆市纪检部门通报了一起案件,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调研员周红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带走调查。

  昨天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披露了案情,原来是重庆纪委巡视组当时发现了该局的账本:

  1996年,赵丽蓉和巩汉林在春晚上给大家普及过高价菜“群英荟萃”。巡视组很可能是看过这个小品的,也许是生怕冤枉了宫廷猪肉和宫廷折耳根,他们要求查看收货单和送货单。结果毫无意外,丢了。

  巡视组继续调查后发现,就是该局副局长周红伙同食堂管理人员和菜贩做了手脚。原理非常简单,就是在账单上手写涂改。18.5元一斤的猪肉改成了185元:

  其实,哄抬菜价小团伙的作案手段一点也不复杂。在机关食堂原本的管理程序里,是要求严格对账审批的,而在周红手里,变成了程序性报备,每天走账变成了每个月突击报销,186万公款就这样进了私人腰包。

  乃悟研究了一下,周红从2001年开始在机关事务局工作,2004年担任综合科长,2010年任副局长,2018年底从副局长变成了调研员,相当于退居二线。

  她到底管了多久的食堂,通报没有说。乃悟看了一下,机关事务局曾在今年6月,公开招标审计事务所,对食堂2017至2019年的财务进行专项审计。

  也就是说,有很大的可能性的是,该局员工吃了整整3年的宫廷猪肉和折耳根。过去几年,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都正常编制了全年决算,负责签字的局长,编制报表的财务科工作人员愣是一点异常没有发现,还要等到巡视组出马。

  乃悟查询了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2018年决算报告,全年一般支出4122万元,基本支出800多万元。将超出预算的支出解释为修缮办公室以及:

  乃悟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找了半天,也没查到前几年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食堂供应商的招标信息。周红落马后,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进行了招标,重新确立了食堂供应商。

  这几年,类似的小官巨贪案例不在少数。比如贪污了5.8个亿的村支书,卷走一个多亿的自来水公司科级干部,受贿数千万的街道办主任等等。周副局长作为副处级干部和他们比起来算不上什么。

  在她落马后,该局没有其他领导受到牵连。这点乃悟是赞赏的,好汉做事好汉当嘛,小官巨贪的案例,反映出了有人专门钻系统漏洞当中间商的问题。

  这次被通报的九龙坡区机关事务局,他们可不是专业开食堂的,该局要监督全区的公务用车、用油情况。

  猪肉贵一点就贵一点,毕竟猪肉国内可以自给自足,漏洞要是堵不上造成国际油价暴涨,不就是递刀子了嘛。

  激流网愿成为有志青年共同的平台。长期招募志愿者,可添加小编微信号:jiliu1921。